火雪

给我狗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辣鸡网易!!!!

大天狗从来没有见过崽崽?

不好意思我家大狗子就是我带着崽崽一片片拼出来的【还在拼QAQ】,感情可深了呢,我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网易的兔子还和我家兔子不一样呢那我家狗子和崽崽和网易的传记有什么关系?我亲生自己养的还不能吃个cp啦?

我只打了狗崽tag,来撕的都奉陪,我这个萌了狗崽三个月从未ky的理智粉凭什么被你黑子嘲讽。

忍无可忍。

【阿脸】

【狗崽】【博晴】

   #脸狐强调#
   #改编先生的孔乙己,原文是一篇具有时代意味的杂文,现在被改编多次,希望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拜读先生的原文#
   #乱七八糟的脑洞文#
   #我真的好想抽到狗子啊啊啊#
   #生无可恋的非洲晴明#

  京都的安倍晴明的阴阳寮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开门一个杂乱不堪犹如荒原的院子,进门转了几圈才能看到里面阴阳师晴明大人小院子的入口和一干式神各自的住处。
       
         外面的大院子里,随时是有些式神在等着的,专为随时服务一些普通的求助者。这些普通的人,夕阳落了下来后,每每带着一份薄礼,买两条香鱼,拎着进来便一一讲出自己的苦楚,——这是在晴明大人还没有震惊京都之前的事,现在每个人都会带上四条香鱼再来,在大院子里对着式神讲出苦楚来,由式神记录在纸条上带进去给晴明大人看,再由式神带着晴明大人给出的解决方法随那人去一趟解决问题。

         倘事件能引起晴明大人的注意力,便可以让晴明大人亲自出马来解决事情,有的人甚至可以随式神走进去晴明大人的院子一起喝上几杯小酒。

         这些苦主,大抵没有这样的奇遇。只有那些长得特别好看的人才会遇到些新奇的古怪事情能让安倍晴明从那院子里走出随他去做事。

  我是首无,从二星起,便在晴明大人的寮里成了式神做事,晴明大人说,R卡技能一般,怕在小院子里被大妖欺负,就在外面做点事罢。

         外面的一般苦主,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因为他们普遍心急如焚,以至于简单的事情也很难讲的清楚。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我把事情一笔一笔的记录在纸条上,又看着我走进去那小院子把纸条交给晴明大人过目,才肯放心的等我出来。在这严重监督之下,我实在也做的很累,以至于每天抱头痛哭。所以过了几天,晴明大人又说我体力生命不足,日日在外等着太累了,幸亏晴明大人是个脸黑的阴阳师,R卡也要练起来,于是我便专门在门口做些迎客送客的事情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院子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晴明大人总是一副黑黑的脸孔,主顾也没有几个长得好看的人,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妖狐被晴明大人从小院子里轰出来,才可以笑几声。

  妖狐是身为SR而经常在外面大院子里做事的唯一一人。他长得确实魅惑众生,让人心生向往,举止行为又有着大妖的风范,虽然是SR,可是技能又耗火又脸黑叠不起来聚气,似乎版本一直没有更新,也没有运气

        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小生,美丽的小姐姐之类的,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大招次数要看脸,别人便从这话里取了脸字,有时便叫他脸狐。

        妖狐一被赶出来,所有在大院子里的式神都看
着他笑,有的和妖狐素有嫌隙的式神比如河童便说道,“脸狐,你是不是打蛇又只突了两次!”

        他不回答,对漂亮的鲤鱼精说,“我美丽的命定之人啊,请让小生来送你样礼物”便从怀里掏出胭脂糖果之类的人类小物品挨个送给那些女孩子。

         河童之类的式神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在蛇塔里抢火还翻车了!”

          妖狐便展开扇子遮住半边脸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观战时亲眼见你对着满血的大蛇,抢了姑姑的火还只突了两下还没暴击,最后还翻车了!”
          妖狐便涨红了脸,身后的毛茸茸大尾巴不安的摇动着,争辩道,“突两下不能算……妖狐一族的人……心不在此……小生这样的人哪能致力于那个……”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美丽的事物要永存”,什么“追求永恒”之类,引得式神们都哄笑起来:院子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萤草爸爸背地里和SR雪女谈论,妖狐原来也做过主力输出,但终于还是被扒了针女套,又死性不改只突两次;于是经常被晴明大人打出来,弄到将要做了狗粮了。幸而长得好看,便经常也去带着吃吃经验升升星,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抢火,还只突两次。带着吃经验不到几天,便又抢火导致翻车。如是几次,晴明大人带他出去吃经验打达摩的事情也没有了。妖狐没有法,便免不了经常被晴明大人轰出小院子来大院子里做事。但他在我们寮里,其实人缘最是不错,虽然时常搞出些气人事情,倒也没有大错;虽然间或被赶出来蔫蔫的应付苦主,暂时和我们R卡N卡在一起,但不出一周,定然有人替他求情,他自己再卖个乖,便又进去小院子吃喝玩乐不务正业了。

  妖狐已经接待了两个前来絮絮叨叨求助的苦主,被晴明大人赶出来时吓得炸起来的尾巴毛才顺下去,旁边的河童便又问道,“脸狐,你当真突死过八岐大蛇么?”
         妖狐看着问他的河童,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河童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混的连一套针女都没有呢?”

          妖狐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晴明脸非之类,一些不懂了。
          在这时候,式神们也都哄笑起来:院子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晴明大人是一向好脾气的。而且晴明大人见了妖狐,也每每这样
问他,以表达他又翻车的愤慨之情。

         妖狐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聊这打蛇塔的事情,便只好向年纪轻等级低的式神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
“你吃过达摩么?”
    
         我略略点一点头。

          他说,“吃过达摩,……我便考你一考。达摩共有几种,各有什么用处?”

          我想,妖狐这样运气差时常被轰出来的SR,也要来考我这个非洲人的输出主力?便回
过脸去,不再理会。

          妖狐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说出来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用处应该记着。将来上斗技的时候,升技能要用。”

         我暗想我急上斗技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晴明大人也从不将首无带上斗技;但他毕竟是SR大妖,我便回过头来听他讲一讲。妖狐显出极高兴的样子,用扇子打着手掌,高兴的讲起来达摩的用处。我愈不耐烦了,又去接待别的苦主去了。

         妖狐看我一眼,便叹了口气又去撩别的小姐姐了

  有几回,池塘里的椒图之类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妖狐,要他给她们带些人类的小玩意。

  他便给她们糖果吃,一人一颗。女孩们吃完糖,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妖狐蓬蓬松松的大尾巴想要伸手去撸一把。妖狐便着了慌,转过去抱住自己尾巴,顺了顺毛,“不多了我的尾巴毛已经不多了。”

         松开尾巴又看一看,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小生近来生活凄惨,毛发生长不甚好!”于是这一群女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有一天,大约是更新前的两三天,三尾狐姐姐正在慢慢的清点寮里的收入,忽然说,“妖狐长久没有被轰出来了。他还欠鲤鱼精一把木梳没送呢!”

  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

         萤草爸爸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大天狗大人看上了。”

         三尾狐姐姐说,“哦!”

         “他总仍旧是抢火。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抢了大天狗大人的火了。这种六星SSR大妖的火,是抢得的么?”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扒了针女套装,后来是阿爸让我把它给捆上送到大天狗大人的院子里去了。”

           “后来呢?”

           “后来妖狐就在那院子里呻吟了半夜,狐狸叫的可惨了。”

           “呻吟了半夜又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估计毛都被大天狗大人撸秃噜了吧,前两天进去时看到他连路都走不了。”

  三尾狐姐姐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清点这个非寮里的收入。

  更新过后,网易这游戏是越来越肝。在一个晴明大人又去隔壁源博雅大人家喝小酒的下午,苦主几乎没有来求助的。我正抱着头在门口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小生又来了。”这声音虽然沙哑,却很耳熟。

        我便站起来在荒草丛中寻了一寻,便看到那妖狐在半空中由大天狗大人抱着,喜笑颜开的给鲤鱼精小姐送梳子,又给山兔一只苹果糖吃,他身后的大天狗大人冷着脸慢慢落在地上把妖狐放下来,妖狐便蹦蹦跳跳的摆着尾巴去和桃花妖之类的式神打招呼,又从怀里摸出金闪闪的材料分给她们吃,大天狗大人便坐在树上坐着看他和小姐姐们厮混。

         妖狐见了我,又说道,“首无要糖吃么?”

         三尾狐姐姐也走出来,对他说,“妖狐么?你那狂风刃卷练好了没?妖狐一族还等着你争气呢!”

         妖狐很颓唐的抚弄着自己的尾巴答道,“这……下回再说吧。这一回我要和大天狗大人去逛祭典,你们有想要的东西可以和我讲。”

         河童仍然不放过妖狐,对他说,“脸狐,你前一段时间怎么都没出来!”

         妖狐这回却不十分分辩,脸红起来,扭头看了看树上的大天狗大人,又低过头扯了几根尾巴毛,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要是不抢火突两下,怎么会在院子里嚎了半夜还好几天没出来?”

         妖狐低声说道,“谈……谈……谈恋爱……”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河童,不要再提他呻吟了半夜的事情。

  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式神,便和妖狐交代了要他带回来的物品。妖狐拿了小纸条记了下来,回头一招手,大天狗大人便从树上倏的飞下来抱起妖狐便越过院墙出去了。

         妖狐好几天都没有回来,晴明大人在隔壁鬼混了好几天终于想起来寮里还有事要处理,带着源博雅回来了,两个人一进院子就去了起居室,雪女从墙头上看了看很快就出来,并且捂住了好奇的山兔的眼睛和耳朵。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妖狐和漂亮的小姐姐们调笑,过了好久好久,妖狐才又从院子里跑出来玩,身后依旧跟着大天狗大人,他的言谈举止也变成了偷偷摸摸的生怕大天狗大人会吃醋生气的样子。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妖狐再调戏小姐姐们——大约妖狐的的确确和大天狗大人在一起了被管的严实了吧。

永远对我不离不弃的姑姑
全靠抱姑姑大腿才过了黑晴明剧情

黑童话第一发(新人)

从前有一个很懒很懒的喜欢画画的女孩。有一天她在一本旧书上画了两个人物,却只涂好了第一个,然后就把书扔进了衣柜。过了一段时间,书上的两个人物开始交谈。
那个画好了的是一个年轻的男生,就叫他画好了的小一吧,另一个就叫没画好的小二。
画好了的小一:“你这个蠢货,都没有被画好呢,别在这里占着空间了!书很小的知道吗?”
没画好的小二怯生生的说到:“喔,对不起,我去背面好了。”
小一一个人在正面呆的无聊了就会去背面捉弄小二,说他身体结构画的有问题,脸画的也不好看什么的。小二每次都是要么沉默要么回答一两句就不再出声了。
过了没多久,女孩搬家了,衣柜里的书统一整理了捆起来送到新家。搬运工人不小心把那本书的背面撕掉了,当然书被撕掉这件事两个人物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就这样分开了。
书被女孩重新摆在了书架上,于是画好了的小一就在书皮上散步,然后他发现,书的背面没了。
没画好的小二也不在了。
“正好,少了一个人跟我住一本书”小一暗自想到。
无聊的小一决定去书里面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书里的人物虽然因为是印刷出来的而没有意识,但是拿来解解闷还是不错的。
书很有意思,小一看完了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太孤单了,一个人住一本书很没有意思。他尝试着跟附近的书上的人物搭话,发现他们都只不过是印刷出来的没有灵魂的画面。
“原来他们都是不会理我的呢”小一这样想着,“要是那个没画完的家伙在就好了,我还可以勉强跟他聊个天。”
女孩第二天打扫书架时,发现书架上湿漉漉的。
“哎呀,这书怎么弄湿了?”女孩把书抽出来,翻了翻,“后面的封皮也没有了,啊——它看起来好旧啊一点都不好看,还是扔到阳台上好了。”
书被扔到了阳台上。
没有了保护的书暴露在阳光和雨水下,很快就变得脏脏的,小一身上的颜色也褪了好多,线条也变得不明显了。
终于有一天,女孩的妈妈整理东西,把书扔到了垃圾回收处,书就被轰隆隆的垃圾车带走了。
垃圾们在分了类之后送去了不同的回收厂,小一所在的书被撕成了一张一张的。他现在只有一张破旧的书皮可以活动了。
垃圾处理厂的库房黑漆漆的,静悄悄的。
小一一个人坐在书皮得角落里,想着他在书里看到的故事。
两个长得很像小一和小二的人物从小就是朋友,后来他们因为一些事情分开了,虽然彼此很思念,但是却再也没有见过面,直到这本书的最后一面他们也没有再有机会说过一句话。
小一想着想着,发现他所在的书皮又变得湿湿的。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库房被打开了,小一所在的书皮和别的纸张一起被取了出来丢到了传送带上。它们要被拿去粉碎然后搅拌成纸糊重新造纸。
小一心想,这大概就是我最后的时间了吧。
他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死亡,却听到了一个怯生生的声音问道:“……小一?”
在他身旁的另一张纸上有一个模糊的几乎看不出来的人物。
小一想说点什么,但是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纸张们都被粉碎了,小一感觉自己飘了起来,没有了载体的他一直向上飞,最后化为工厂烟筒里飞出的一团白雾。
他俯视着从未看到过的大地,看着从未看到过的风景。模模糊糊间看到了另一缕白雾。
那个就是小二了吧?小一这样想着,然后就变成了一滴雨水落在了地上。
女孩刚好和妈妈一起出来逛街,兴致勃勃的她忽然喊到:“哎呀!”
“怎么了?”女孩的妈妈关切得问道。
“没什么,就是有两滴水突然落到了我脸上,是要下雨了吗?”
“也许呢,我们买完东西快回家吧。”
“嗯。”